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別窓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op↑
[G1天+红]“物以类聚”
2007-12-29 Sat 16:19
这篇文章,完全是我个人的恶趣味,写出来以后简直了……||||
刚刚开头,缓慢更新- -
喜欢G1天火哥哥的,请慎入
喜欢小红的,请慎入……
话说到这里,如果还想看的话,就请随意,后果本人无法负责~~~~





——————————————————我是提醒大家慎入的最后分割线——————————————


物以类聚

天火有时候也觉得,威震天着实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在经历了红蜘蛛上千万年花样翻新的谋反活动之后,仍然能坦然地将自己的背后交给这位空军指挥官,单凭这一点就够资格上宇宙十大芯胸宽广之排行榜。

不过,显然作为另一当事方的红蜘蛛对此无法苟同——特别当在他被揍得伤痕累累的时候。

“啧……那个白铁皮子,乖乖让位给我不就清静了!”

“其实他直接一枪灭了你会更清静。”

“……喂!你是哪头的?!”

“我只是给出最合理的解决方案,”伸手安抚性的拍拍从维修床上起身活动关节的seeker的后背,天火从维修台旁站起身来,“好了,其实你今天这个样子……”他微微一顿,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TF,“刚刚好。”

“什么刚刚好?”刚刚重新接驳的关节活动起来还有些摩擦的痛感,但真正让红蜘蛛皱起眉头来的是对方脸上的笑容——那在科学院时代被浪漫主义线路过长的女性同事们称为如新星城的薄雾一般温和而若有似无的浅笑——渣的薄雾,每当此时他都会在芯中这样咒骂,就算是雾那也是锈海上空有毒的化学烟雾才对吧!“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是什么话,”
好像真的听不懂红蜘蛛话中的含义,天火露出了些微微受伤的表情,“你这样无端怀疑我,又怎么能扮演好我此生不渝的悲情恋人呢?亲爱的小红?”

“……”对于这么多年之后,自己仍然会被那个故意亲昵的称呼寒到这一事实,红蜘蛛在郁闷之余倒也庆幸自己仍然保持着一个未来的宇宙霸主所应保有的矜持与肚量——他一直成功说服自己相信,之所以每每能够压抑住一枪将这匹披着航天飞机皮的大白狼送去见普大美人的冲动,并非是顾忌自己与对方的火力差距——和威震天不同,私下里的天火是从不知道手下留情四字怎么写的。

“……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小红,你的音频装置是不是也损坏了?怎么一直重复这一句话?”

是你的逻辑线路损坏了吧你这个渣滓!
然而,红蜘蛛的这句话还没来得及骂出口,维修间的主电脑提示音突然响起——
“老板,有客来访。”

老板…………= =听到这个称呼,红蜘蛛第一次萌生了“也许威震天的品味还不是最差的”这样和谐的想法。


其实,在他与天火初识的科学院时代,曾经有这样的疑惑困扰着红蜘蛛那极少关芯其他TF的CPU——像他这样正直单纯毫无杂念的TF怎么能在这样腐败恶劣的世界上生存下去?——甚至在某些瞬间,当他看到天火对因为涉嫌参加地下反政府组织而被孤立的他微笑,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说“别在意,大家都是同伴,以后还要互相提携”的时候,想要杀死对方以消除自己每每面对此机时的“莫名焦躁”的红蜘蛛甚至曾经萌生过一丝名为“惭愧”的错觉。

没错,幸好是错觉。

当那天的意外事件让他明白了天火所说“同伴”的真实意义之后,他对于这个TF所抱持的疑惑变成了——一个TF的装甲到底要厚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这个炉渣的水平?!

最令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每每当他认为自己已经够了解天火的恶劣之处,那个TF却总能给他“惊喜”。而当他发现自己渐渐沉溺于这种带着自毁意味的关系之时,红蜘蛛也欣然承认自己到底是个变态——宇宙的霸主总是要有些变态素质的。

……只是,不知道轻微的自虐狂是否能算在其中。





——————————————————————12.29——————————————————————




宇宙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在有些首领为了自己的手下之无能与反叛气的烧断了无数理智线路的保险丝的同时,另外一些首领却为自己的领导地位不合常理的过分稳固而慨叹不已。

或许不仅仅是慨叹。事实上,当接到猎鹰的通讯之时,天火甚至怀疑对方的逻辑线路是否正常——几百万年的漫长时光,他的那群手下居然从未停止对其下落的搜寻。更可笑的是,他们从来不曾相信红蜘蛛关于“天火坠落于某边境行星的氢氧化物结晶体聚合风暴中”的相关报告,而是坚定地认为他们的头目是为了逃避当时为他安排的一次“相亲”而往宇宙深处浪迹逍遥。

“这些家伙跟了你那么久都还不了解你,”对此,红蜘蛛事后这样评价,“你若准备出逃,你们那个舰队帐户上的钱早就不知去向了。”

这样说来虽然像个笑话,但是猎鹰的怒气却不是这样的笑话可以消弭的——他的副官从来不是以脾气温和著称,就算对首领抱持着最高限度的忠诚,但其表现形式却不是唯命是从或者阿谀奉承……

“副官的职责是辅助自己的长官带领大家在正确的道路上前行。”

这话说来自是铿锵有力,但海盗这个行当真的有正路可走么?天火常常想这样反问自己的副官,但每每都说服自己作罢——毕竟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承受超过5个天文时的说教了唠叨从来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所以,当这次猎鹰终于寻到了自己于茫茫宇宙中遍寻不见的首领,并开口质问其逃避相亲的原因之时,天火决定不作解释,而是顺着对方的思路给出一个看上去最合理的答案——

“因为我当时已经有芯上人了。”

“……您说的难道是……”

“还能有谁呢?”在猎鹰看来,自己的首领仿佛露出了包容整个宇宙的哀伤表情,娓娓的述说着自己不被祝福的感情,“他为了我付出了太多,还为了能和我相聚而屡屡犯险冲撞威震天……我又怎么能辜负于他。”

“………………”良久的沉默之后,猎鹰坚定地抬起头来,“请让我和他见一面。”







红蜘蛛是认识猎鹰的。

在曾经的科学院时代,如果看到天火的办公楼或者宿舍门外突然多出了一些造型怪异的大型垃圾桶、废料箱之类的物件,那么就说明这位忠诚的副官又来“保护首领安危”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红蜘蛛很喜欢这个逻辑线路有些断路的家伙,时常会在路过其伪装物旁边的时候投下一些轻微腐蚀性化学药剂或者开矿用的炸药残渣表示对他的欢迎。

当然,恶劣的科学家也知道猎鹰不是好惹的角色,可是只要他还挂着“天火的亲密好友”这个身份,对方就不会做出伤害他的行为——唯一一次他们认真动手,是在天火坠毁蓝星之后的一个月,那个大白航天器的讣告发出的时候,来找他询问当日情形的猎鹰带着真实的杀气。也就是在那一天,红蜘蛛第一次体会到,也许对于天火的“死亡”,他并没有之前自己所认为的那样无所谓——当然,这也可能是受了那个TF极度悲痛的情绪影响所产生的错觉。

而此时此刻,再次面对那个过分忠心副官,他觉得自己有一次产生了错觉——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反叛威震天所为的并非称霸宇宙的野望,而是和天火私奔的自由;原来自己随威震天来到蓝星,随后陷入沉眠400万年并非意外事故,而是为了和“爱人”在同一片天空下沉睡……

而当猎鹰上下打量他一番之后,用一种“心悦诚服”的口吻说道——“您为了与首领私会而遭到威震天之毒打,属下在这里也替首领和全体手下们谢过了。”的时候,红蜘蛛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刚才天火会对着他的一身伤痕说“刚刚好”了……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別窓 | 坑坑洼洼 | コメント:2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top↑
<<当鲁尼对你张开双腿……(你去死吧!这什么题目!) | Moon Face | 扶额……我被洗脑了= =>>
コメント
★ 我是来祝贺亲爱的新年快乐的~~~
圆蛋快乐~~~新的一年心想事成~~~
2008-01-01 Tue 12:23 URL | JOHN―D #-[ 内容変更] | top↑
★ NoTitle
^^
亲爱的也要快乐
回来给我讲讲你们的聚会吧~
2008-01-02 Wed 20:11 URL | 19 #-[ 内容変更] | top↑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だけに閲覧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FC2ブログユーザー専用トラックバックURLはこちら
| Moon Fac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